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潘海天 > 百万年僵尸——记2015年成都科幻笔会

百万年僵尸——记2015年成都科幻笔会

1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场灾难性的笔会。

大雨倾盆而下,泥石流冲垮了道路,所有的科幻作家都被堵在了山上的度假村里。

最糟糕的是,食物开始短缺了。

雨水如同坏消息,作家们的心里开始长出霉斑。

笔会主办方科幻世界安排了一场小型讨论会,他们算盘精明,以为这样可以排解忧思和转移注意力,未料结果却像薛定谔的猫一样不可控制。

江晓原教授和刘慈欣在会上吵了起来,议题拐到什么科学对人的异化上去了。

气氛一开始紧张的时候,女服务员们动作敏捷,一个接一个地收去桌子上的玻璃水杯。事实表明,她们比最牛逼的科幻小说家更善于预测未来。另一个事实则表明,科幻作家们,捍卫自己的观点不仅只通过演讲,也能为之浴血奋战。

刘慈欣没有辜负每天锻炼跑的那十公里,敏捷地往前一跳和江晓原扭到一起。江晓原在大学里也不是个善茬,曾把系主任打得跳窗而逃,但毕竟年纪已大,猝不及防中被刘慈欣压在桌子下。会场里一时只听到脑袋撞在瓷砖地上的怦怦之声,此外一片寂静。

要不是亲眼所见,不会想到这位火力电厂的工程师是名打架的好手。他眯缝着眼,眼神冷酷,在镜片后面闪着光,仔细地挑选下手的地方,一拳接一拳地打在江晓原的左眼窝处,打出的拳头又狠又准,就好像鳗鱼在朝盐里钻似的。

离主席台最近的是韩松,本可以上前拉架,但他依据自己都未必意识到的躲避危险本能,一把抓起了随身背包,消失在人群中。

主席台边只剩下姚海军了,他发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责任,不得不站起身来,但表情和动作间无法达到协调,其混乱不堪就像是一整支遇到路边炸弹的美军巡逻队。

就在此时,战况又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江晓原腾起双膝,重重撞在刘慈欣后脊梁骨处,随即弯起两根手指,好像铁钩一样朝对手的眼睛抠去,瞬间在极困难的情况下摆脱了战场劣势,以实际结果证实了交大一霸的说法绝非虚名。

若不是计算机工程师的厚边框眼镜阻挡了部分攻击,这场战斗几乎翻盘,大刘捂住眼睛向后踉跄两步。江晓原站起身来,甩了甩头。他的左眼青肿,引以为傲的黑色浓眉垂了下来,牙齿掉了两颗,一撮头发和着血粘在地板上,但这位学霸看都不看自己的伤口一眼,向后稍退了半步,就往前猛力一扑,跳到刘慈欣身上。

翻滚的战团夹杂着茶杯和碎纸、圆珠笔,撞飞椅子,冲向大厅,撞击力之大,使得一团尘烟从地上卷起。正站在主席台前发呆的作家崖小暖被高速旋转的战团甩开,后脑重重地撞在了墙上的镜框。镜框玻璃上腾出一张蜘蛛网的裂纹。

崖小暖贴着墙软软滑倒,挣扎出一句:“救我!”站在近旁的迟卉装作没看见,以逃离现场的姿态用高跟鞋猛踩崖小暖的小腿肚子,结果引发了事发当日第二场打斗。

姚海军使了个眼色,科幻世界的员工一拥而上,将几名肇事核心压在地上,按姚海军的小九九,事态如果就此得到控制,对外新闻发布仍可以“直率而热烈的讨论”描述——正当其时,站在人群后方的奇幻作家今何在朝早有积怨的江南头上扔了个一次性水杯,茶水不但是满的,而且是热的……那一场架打得,连院子里的几只狗都一连串地叫了起来。

科幻世界的主编姚海军匆忙宣布散会……(未完待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