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潘海天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三月
2010年03月25日 23:41

桶盖侠与熨衣魔-N

桶盖侠与熨衣魔-N

熨衣魔沐浴在夜空里璀璨的灯光里,借着温暖的空气向上升。他像鸟驾驭翅膀那样驾驭着自己的熨衣板。随心所愿。自由自在。

他越过了树梢。

他越过了鸟儿。

他越过了雾气。

他越过了云彩。

他一直上升到空气稀薄的寒冷高空,然后落到了一栋玻璃房子的空洞里。

这里是环球金融中心的屋顶,头上横着一条透明的空中走廊,将世界干净利落地切成两半。除此之外,上海的天空里再没有比它高的东西了。

他的脚下是光明的陆家嘴。金茂大厦是盏锋利的烛台,东方明珠是穿着浆果的银针。街道是着火的河流,外滩上那些老洋房是微小又精致的玩具,排列得整整齐齐,好像玩具火车的配件。站立在屋......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5日 23:41

桶盖侠与熨衣魔-N

桶盖侠与熨衣魔-N

熨衣魔沐浴在夜空里璀璨的灯光里,借着温暖的空气向上升。他像鸟驾驭翅膀那样驾驭着自己的熨衣板。随心所愿。自由自在。

他越过了树梢。

他越过了鸟儿。

他越过了雾气。

他越过了云彩。

他一直上升到空气稀薄的寒冷高空,然后落到了一栋玻璃房子的空洞里。

这里是环球金融中心的屋顶,头上横着一条透明的空中走廊,将世界干净利落地切成两半。除此之外,上海的天空里再没有比它高的东西了。

他的脚下是光明的陆家嘴。金茂大厦是盏锋利的烛台,东方明珠是穿着浆果的银针。街道是着火的河流,外滩上那些老洋房是微小又精致的玩具,排列得整整齐齐,好像玩具火车的配件。站立在屋......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3日 15:31

《科幻世界》公开信事件随想

A:4月是最残忍的季节。

中国幻想界的风俗是在靠近四月头上出点什么事。

B:在关注实用主义的中国,《科幻世界》这本不合时宜的杂志,逶迤行来,也三十多年了。它坚持过,它单独走过走过80年代科幻“大灭绝”时期,它辉煌过,国内销量40万,成功举办过几次世界科幻大会,但以前它始终是在和外部的残酷环境搏斗。

这一次,努力要把它带到沟里的,是司机,是新任的社长。

很显然 ,这是最危险的一次。

C:中国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天堂。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们需要个银行行长,谁来干呢?格瓦拉说我来吧。卡斯特罗问,你学过经济学吗?格瓦拉面无难色地回答:没有,但我是个共......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9日 00:41

二十年后我们将如何出行?

二十年后我们将如何出行?

松鼠会DR.YOU

http://songshuhui.net/forum/2030jt.php



【同学们都去帮我投一票啊,我们这种伪科学的东西一定要战胜真科学。把不靠谱精神发扬到松鼠会,让它们开开心心地啃完科学坚果,回头一看,糟糕,脑袋卡在壳里了!】

大家都知道,对于出门来说,目的很重要,旅途很烦闷。

海南有碧海白沙蓝天白云椰风美女……可是路上有飞机误点火车晚点车匪拦路路霸敛钱钓鱼执法。

所以啊,有个聪明人就想了,干嘛不交给快递公司呢?

于是,他发明了快递旅行法。

这个办法是把自己切成八块(一般人切成八块——姬十三那种体型大概要切成十二块),打好包,然后打电话......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9日 00:41

二十年后我们将如何出行?

二十年后我们将如何出行?

松鼠会DR.YOU

http://songshuhui.net/forum/2030jt.php



【同学们都去帮我投一票啊,我们这种伪科学的东西一定要战胜真科学。把不靠谱精神发扬到松鼠会,让它们开开心心地啃完科学坚果,回头一看,糟糕,脑袋卡在壳里了!】

大家都知道,对于出门来说,目的很重要,旅途很烦闷。

海南有碧海白沙蓝天白云椰风美女……可是路上有飞机误点火车晚点车匪拦路路霸敛钱钓鱼执法。

所以啊,有个聪明人就想了,干嘛不交给快递公司呢?

于是,他发明了快递旅行法。

这个办法是把自己切成八块(一般人切成八块——姬十三那种体型大概要切成十二块),打好包,然后打电话......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9日 00:32

新办公室

新办公室

搬到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办公室。编辑部人员分坐一角,互相用喇叭喊话才能听见。美编举起新的版式,我用望远镜察看上面的纰漏。室内有个高耸的标准篮架,空荡的篮网在戴尔机箱投下阴影。坐久了腿上凉风阵阵,起身巡视我新的王国,走道里一团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不见踪影。这个恶魔出没的世界。九州来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9日 00:32

新办公室

新办公室

搬到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办公室。编辑部人员分坐一角,互相用喇叭喊话才能听见。美编举起新的版式,我用望远镜察看上面的纰漏。室内有个高耸的标准篮架,空荡的篮网在戴尔机箱投下阴影。坐久了腿上凉风阵阵,起身巡视我新的王国,走道里一团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不见踪影。这个恶魔出没的世界。九州来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7日 00:27

桶盖侠与臧尔摩斯【蚁族超级英雄】

桶盖侠与臧尔摩斯【蚁族超级英雄】

【中间有一段,写得太悲情,不适合网络阅读,删去,跳空连载】

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的小片警臧尔摩斯,十二小时后就将越级提拔为二级警监,直接对市长负责,领导一支精干的特警队,对付全市日益高涨的高科技犯罪活动,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然而此刻,他还对即将到来的命运转折一无所知。

此时的警察臧尔摩斯胸无大志,只是一名帅得没有道理的小警察,日常做些帮老大娘扛煤气罐,从树上救猫,帮丢失的流浪狗找主人,上网写写冷笑话之类的事。虽然他的名字和福尔摩斯很像,但他与这位神探可是一点儿相像之处也没有,就连自家的自行车丢了,也只有狠狠地骂两声小偷生了儿子没屁眼,然后跑去买辆新车了事。<......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7日 00:27

桶盖侠与臧尔摩斯【蚁族超级英雄】

桶盖侠与臧尔摩斯【蚁族超级英雄】

【中间有一段,写得太悲情,不适合网络阅读,删去,跳空连载】

普陀区长寿路派出所的小片警臧尔摩斯,十二小时后就将越级提拔为二级警监,直接对市长负责,领导一支精干的特警队,对付全市日益高涨的高科技犯罪活动,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然而此刻,他还对即将到来的命运转折一无所知。

此时的警察臧尔摩斯胸无大志,只是一名帅得没有道理的小警察,日常做些帮老大娘扛煤气罐,从树上救猫,帮丢失的流浪狗找主人,上网写写冷笑话之类的事。虽然他的名字和福尔摩斯很像,但他与这位神探可是一点儿相像之处也没有,就连自家的自行车丢了,也只有狠狠地骂两声小偷生了儿子没屁眼,然后跑去买辆新车了事。<......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5日 00:00

钢铁猴(没侠)……遇难!

今尔金坐在苏州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抄一把水,浇到手中的斧子上,磨一磨,又抄一把水,磨一磨。他把斧子磨得铮亮,一头磨一头发狠说:斧子啊,这一向不曾拿你出来显显神通,这一去就有十万妖精,也都替俺老孙……俺老今打死。不把他揪出来,这事可不算完。

他身后蹲着的一名长头发青年一边看他磨斧子,一边畏缩地问:“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今尔金豪放地说,“这是江敬明回家的必经之路。他要是老不肯回复我们的信件,总不是办法。就得这么办。我们把他拦住,逼他收下召开临时董事会的公文,就在桥头召开临时董事会,然后投票罢免公司总经理。只有这样才能拯救公司,拯救阿豚和李好恰他们。朱天桥也才会答应不再追究款项失......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5日 00:00

钢铁猴(没侠)……遇难!

今尔金坐在苏州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抄一把水,浇到手中的斧子上,磨一磨,又抄一把水,磨一磨。他把斧子磨得铮亮,一头磨一头发狠说:斧子啊,这一向不曾拿你出来显显神通,这一去就有十万妖精,也都替俺老孙……俺老今打死。不把他揪出来,这事可不算完。

他身后蹲着的一名长头发青年一边看他磨斧子,一边畏缩地问:“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今尔金豪放地说,“这是江敬明回家的必经之路。他要是老不肯回复我们的信件,总不是办法。就得这么办。我们把他拦住,逼他收下召开临时董事会的公文,就在桥头召开临时董事会,然后投票罢免公司总经理。只有这样才能拯救公司,拯救阿豚和李好恰他们。朱天桥也才会答应不再追究款项失......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3日 01:24

桶盖侠-5【桶盖侠事迹已上天启都市报,欢迎关注】

桶盖侠-5【桶盖侠事迹已上天启都市报,欢迎关注】

周一阿豚照例八点赶到公司,刚出电梯,迎面撞上了形色匆匆的潘西莫夫。

潘西莫夫劈头就问:“江总呢,看到没有?”

“这个……上周还在,后来就没见了。”

潘西莫夫看上去有点疲惫,眼圈发黑,梳在脑后的马尾看上去油腻腻的。他背着一个行军大包,手里端着地图、指南针和GPS。

“我会找到他的。我已经找了他半年了。”他说,刚要出门,又回头拉住阿豚说:“放心,这是唯一肯干活的部门。我们都看得清楚。不会让他得逞的。”

“得逞什么?”阿豚不解地问,可是潘西莫夫已经端着指南针一道烟跑掉了。

阿豚瞄了眼手表,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箭步冲进公司大门,眼看打卡机的时钟差一秒就要......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3日 01:24

桶盖侠-5【桶盖侠事迹已上天启都市报,欢迎关注】

桶盖侠-5【桶盖侠事迹已上天启都市报,欢迎关注】

周一阿豚照例八点赶到公司,刚出电梯,迎面撞上了形色匆匆的潘西莫夫。

潘西莫夫劈头就问:“江总呢,看到没有?”

“这个……上周还在,后来就没见了。”

潘西莫夫看上去有点疲惫,眼圈发黑,梳在脑后的马尾看上去油腻腻的。他背着一个行军大包,手里端着地图、指南针和GPS。

“我会找到他的。我已经找了他半年了。”他说,刚要出门,又回头拉住阿豚说:“放心,这是唯一肯干活的部门。我们都看得清楚。不会让他得逞的。”

“得逞什么?”阿豚不解地问,可是潘西莫夫已经端着指南针一道烟跑掉了。

阿豚瞄了眼手表,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箭步冲进公司大门,眼看打卡机的时钟差一秒就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