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潘海天 > 潘西莫夫:绿巨人诞生!

潘西莫夫:绿巨人诞生!

潘西莫夫:绿巨人诞生!

 

这是一条生命之河,痛苦之河。
每天,通往苏州河的十万个下水道口喷吐着无数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河水散发着死人也难以忍受的恶臭,漂浮着死鱼和绿色的泡沫。水里混杂着小孩的屎尿、刷锅水、工业废料、地沟油、放射性残渣、猪下水、机油、白色泡沫饭盒。每种形形色色的物质,都通过自己的离奇经历,述说着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
还有尸体。


这是一具绑着马尾辫的年青人尸体。尸体很年轻,苍白的脸上是紧蹙的眉头,它死得一定很不开心,它一定拥有更传奇的故事。但是在安静的水流里没有人听它的述说。
辛辣的河水充满它的鼻腔和肺部。蓝绿藻,这一地球上最早出现的原核生物,争先恐后地蜂拥而上,寻找到合适的寄生点,它们吐出丝状体,并攀附在他的皮肤上,在肌肤表面形成一层绿色而有腥臭味的浮沫,将所有的暴露部位都染成绿色。
这具现在已经变成绿色的尸体被水流推着,在河底缓慢移动,仿佛是一次庄重的巡礼。
它擦过腐蚀的水泥板河岸前进,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猪骨头、鱼骨头和乌龟的干瘪硬壳,都是死亡的气息。除了突然掉入水中的,咕噜着气泡沉入水底的玻璃瓶子,四处不见活动的影子。
沉默的尸体飘过一家正在偷偷排放六价铬、硫酸镉、铜和铅等重金属的地下化工厂的排污口。溶解在水里的污染物使许多酶受到抑制或失去活性,尸体的皮肤变成闪烁怪异光泽的角质,有机氯则在脂肪中蓄积,让它变成一层厚实又坚固的组织。
它飘过一处低矮的棚户聚集区,犯罪分子正在警察破门之前紧急销毁罪证,把毒品和药物倾倒入窗下盘卷着漩涡的暗褐色水中。尸体经历了高浓度的鸦片、海洛因、吗啡、大麻、可卡因,还有甲基苯丙胺的考验,太阳和火焰,刺激着它体内尚未完全冷却的血液。
它飘过一家正在泄露的化妆品仓库,那些比正常浓度高上上亿倍的香水、精油、香膏和蒸馏油、护肤化学品,通过雨水排泄口正在滚滚流入河中,让河水带上一层妖异的气味,让尸体缎子般闪闪发光。
散发异香的尸体飘过一座有机化肥厂,农用杀虫剂、稠环芳烃和氰化物通过坏死的组织伤口进入血液后,与色素氧化酶结合,引起了一系列不可知的连锁反应。
它飘过一所医院,倾倒在河岸边的医疗废弃物,带着血迹的药棉、起死回生的灵药、浸泡过死小孩的福尔马林、化学洗剂。
四面都是富含生命养分的水,但却让鱼、螃蟹这些简单的水生生命窒息而死。它们将自己的骨骼留在这条曾给它们生命,也给它们带来死亡的河流。
尸体顺河而下,愤怒充溢它的全身,那些已经应该死亡的情绪被各类链式反应无限膨大、放射、输送到尸体的躯干和四肢。它在河水中载浮载沉,在这墨绿色的泡沫中,它经历了重重洗礼,这是一场宇宙般绚丽的过程,一场生命重新诞生的盛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和地球同样漫长的历史,从生到死,从死到生。
此刻,尸体冲撞着苏州河通往黄浦江的闸门。潮水正在上涨,巨轮拉响汽笛,从闸门外的黄浦江升锚起航,驶往遥远的海外。闸门带着河底的污泥,摇晃着升起了。潮水汹涌,挟带着大海的气息拥抱尸体,这仿佛是上帝造人的最后一吻,仿佛氨基酸生命诞生的最后一道闪电,仿佛弗兰肯斯坦给予那团腐烂的肉最后一击,绿色的巨大怪物咆哮而起!
皮肤像绿色的气球那样鼓了起来,污水和泥浆从厚橡胶一样的皮肤上滚落。他拍击着黑色的水流,向着天空甩落的暴雨发出可怕的嘶吼。巨人在雨中怪模怪样地哭泣,他是为了重品生命的痛苦而哭泣,为了生命的再无尊严而哭泣。诞生的第一刻起,绿色巨人就明白,他要为了生命而战。
在水警的探照灯光照射过来之前,他潜入水中,在营养丰富充满泡沫的河里,留下一条浅浅的印迹,随即消逝无踪。
这是一条生命之河,痛苦之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