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潘海天 > 今尔金:钢铁猴启动!

今尔金:钢铁猴启动!

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着一个弥漫着乙醚气味的绿色房间里,脑袋上一片白光,白光里似乎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晃来晃去。这些人把他围得紧紧的,用细微的光检查他的眼睛和鼻子,用小锤子敲他的腿关节,用细小的针头扎他的胳膊。

有人低声说:“全身骨头都碎了,皮肤还是完好的,真不容易。你捏捏这边,手感不错,就好像沙袋。”

另一个声音说:“别管什么沙袋了,随便给他缝几针,把他打发走吧。”

头一个声音:“别开玩笑了,看他的资料,这人有医保,是个医保户。”

另一个声音立即来了精神:“这么说医疗费可以全额报销了,我们可以给他来套全身手术,切开来看看里面。是用这东西切吗?我还从来没给人动过手术呢。”

他很想反对,但却开不了口,舌头僵硬,好像含着一个大秤砣。他迷迷糊糊地躺着,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在肚子上画下,随后一股凉风灌满他的胸膛。

“好家伙,看这肝,都好几块了。”

“那是脾脏。你这个笨蛋,别去动它。”

“呸,你算老几,我就要动它,我还要挑起来让大家看一看呢,哎哟……”

“叫你别动。看,你把它剪断了。”

“嗐——你们几个,别管那边了,分个人手,帮我把这边的肠子理一理,看这乱的,扯出来以后我就装不回去了,真奇怪。”

“其实,我要说,这病人的胰腺是我见过的最完好的胰腺,我能剪一块回去做纪念吗?哎,你们说,这儿是胰腺吗?”

他呻吟着微微睁开眼,说:“别动我的胰腺……”

医生们慌乱地沉默了一会。

有人愤怒地说:“病人怎么说话了,来个人,让他闭嘴。”

很快来了个护士,带着挖苦的口吻对他警告说:“难道你不学习吗?病人开口说话违反了手术条例,手术期间最好闭嘴。”

他继续呻吟着说:“我不要动手术……”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他们说,然后把一个塑料面罩按到了他脸上,一股带着铁锈气味的气体扑到他脸上。很快的,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再次醒来时,听到金属锯子高速转动的声音,还有焊铁和电线皮烧焦的气味。几名带着焊工头罩的人真在低头看他,用螺丝刀和电手枪在他身上钻孔。

奇怪的是,他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那些铁工具在他身上敲起来当当作响。

他还听得到两名工人的低声交谈。

“给他加上生物电池还是矿石电池?”

“哪有那么多高级货,看这东西,我是从天桥下批发来的,很便宜,一个才5块钱。”

“可以试试,不过这种电池有个问题,负极材料锌筒太薄,正极材料二氧化锰杂质含量太高,用久了会漏液……我们给他多加几个吧。”

他呻吟着说:“不要给我装劣质铅电池……”

装配车间的工人们慌乱地沉默了一会。

有人愤愤地说:“产品也可以说话的吗?来个人,让他闭嘴。”

有人拔了他的电源,他昏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闻到一股刺鼻的油漆味。他感觉到自己的鼻端有个精细的化学分析仪开始嗡嗡地运作,很快得出了空气里的化学成分。

他抱怨说:“至少要给我上点不含苯的油漆吧,我是环保主义者……”

两名油漆工抬起头来:“才给多少钱啊,要这要那的,知道吗?接你这单,调色复杂,都是人工调的,我们亏大了……”

这次倒没人让他闭嘴了。他有点不习惯,摇摇晃晃地坐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全身被覆着钢铁战甲,还涂装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他捏了捏拳头,发现它变成了机械钢爪,握力强大。不仅仅是胳膊,他此刻全身都流动着充沛的能量,好像可以推倒整栋楼房。

“我是谁?”他举起胳膊向着天空大声怒喝,“我是现代高科技的结晶钢铁侠吗?”

一根粉红色的软触手晃过他身侧,吓得他往后一缩,随即发现那不过是他的尾巴。

“这是什么?”他低头一捞,从屁股后面把那根尾巴捞在手里,气愤地问,“难道我要拖着这个东西出门吗?”

“那是天线。国产的内置天线信号不好,只能放在外面了。”一个包工头模样的人解释说。

他仔细清点自己身上的零部件,发现山寨产品问题不少,例如自己的胳膊长了那么一点,放下来可以垂到膝盖,例如自己的鼻子是扁平的,例如嘴里的扩音器经常会发出吱吱的噪音……钢铁猴愤怒地抡起拳头,猛力向前敲打在墙壁上。

山寨工厂的水泥墙好像积木般在他眼前崩塌,粉灰和天花板雨点般塌落。他穿过墙上的破洞,跳入另一件看上去干净得多的办公室里,里面坐着位白大褂,正在电脑前玩偷菜游戏。

白大褂冷漠地抬眼看了看他,一只手递过一叠单子,“喏,这是产品说明书,还有账单,从那个门出去,到收银台交钱。”随后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开心农场上。

推荐 0